2021年最具影响力人物:Roham Gharegozlou

Created
Apr 9, 2022 08:09 AM
Tags
翻译
CryptoKitties和NBA Top Shot背后的那个人,他有着对数字体育和开放元宇宙的雄心壮志。未来,来势喵喵!
notion image
也许我们所有人都忽略了这一点。
2020年2月,在洛杉矶湖人队和休斯顿火箭队的比赛中,勒布朗-詹姆斯一骑绝尘,完成了一记精彩的突破扣篮。这不是普通的扣篮,而是一个背向的大风车,这与大约20年前科比-布莱恩特的那一记扣篮惊人的相似,后者当时也穿着同样的金色球衣。这记扣篮发生在科比去世后的一个月,它被称为 "致敬扣篮"
”致敬扣篮“现在已经称为一种珍贵的资产。作为NBA Topshot的4月纪念款,这一精彩时刻以创纪录的38.7万美元售出。媒体(包括我自己)关注的是,对于一个只存在于某种意义上的东西来说,这似乎是一个天价。
但业内人士注意到了另一件事。Dapper Labs(NBA Topshop的创造者)的首席技术官Dieter Shirley说:
”媒体一直关注六位数的大额销售,但这不是我们真正的成功之处。真正令我自豪的数字是,有40万用户正在同时访问我们的网站。”
Shirley 和 Roham Gharegozlou,也是Dapper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并不关心泡沫化的销售模式,他们关心的是能够被主流用户采用。用户的数量确实也在增长,并且日益增多。
NBA的球迷、球员、甚至总经理都开始迷恋顶Top shot。只要问问新奥尔良鹈鹕队的后卫Josh Hart,他每天都要登录多次查看价格("因为Top Shot,我的屏幕每天需要亮更久,”他告诉The Verge)。
或者萨克拉门托国王队的Tyrese Haliburton,他喜欢在推特上谈论他所拥有的精彩时刻("我的得分在Top Shot上超过了1000美元😭😭,而我前几天正要以400美元的价格买下它”);又或者Rudy Gobert,他曾经在Hart身上扣篮,然后说:”这将成为一个精彩的Top Shot时刻。“
而随着用户数量的增加,这个数字已经不再是10万美元或38.7万美元,而是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美元。超过120万人使用过Top Shot,使其成为加密货币历史上使用最广泛的应用程序之一。
这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为体育迷的体改革将会是一个1000亿美元的市场”,Gharegozlou说,因为 "体育迷的体验还没有被数字化。"
Dapper已经开始了体育的数字化进程。由于其合作伙伴现在从华纳音乐集团到Dr. Seuss,下一个目标将会是整个世界。
但它是从猫开始的。
未来,来势喵喵
那是2017年的夏天。Gharegozlou当时是Axiom Zen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这是一家位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温哥华的风险工作室,它将自己描述为 "一家专门搭建创业公司的创业公司"。这家企业赚了钱。Gharegozlou专注于AR、VR和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并最终创造被Adobe和谷歌等客户使用的产品。
Gharegozlou感觉到了区块链的潜力,但他不确定如何挖掘它。他希望区块链技术能够消除困扰Axiom Zen潜在客户的 "平台风险"。Gharegozlou说:"一些人不想基于我们来搭建,因为他们说,'这是我独有的信息,我们不想依赖你’ ”。这不仅仅是Axiom Zen的问题,这也是所有第三方平台的问题。数据可能被盗,API的行为可能会改变甚至被破坏。
例如,Gharegozlou有一个名为Zen Hub的协作工具,它建立在GitHub上。Gharegozlou说:"每次他们改变他们的API,我们的产品就会出现问题。我们非常直观地感受到了平台风险。"
勒布朗的扣篮就像是烤盘上的呲呲声,但对Gharegozlou来说,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和开放潜力才是真正的牛排。"对我来说,这就是加密世界”他说,并补充说这不仅仅是 "代币和收藏品,它是一种新的计算机。这是一种空前的,永久运行的软件,可信的软件,且可以不受创造者控制的软件。"
这种情绪并不是让Gharegozlou与众不同的原因。许多加密圈的人也察觉到了同样的吸引力。但是Gharegozlou的想法是用一些具体的、有趣的、甚至是愚蠢的东西来说明这一点。早在2014年,Gharegozlou就想在比特币的基础上建立一些东西。然后他在Axiom的一个同事,Dieter Shirley,发现了以太坊的答案。(Shirley,一个下巴上长着尖尖的胡子的前苹果工程师,对比特币的金融用例不太感兴趣,但是当他发现以太坊网络上的智能合约时,他想,"好吧,我有点来劲了!”)
但他们应该在以太坊的基础上建立什么?什么才有意义?该团队进行了一个月的头脑风暴。他们想到了房地产,他们想到了保险,他们想到了挖矿。”这可不是比特币挖矿,而是真的采矿业”,Shirley说。因为大多数采矿公司并不拥有设备,这意味着现金需要被锁在托管机构。但这些答案都感觉不对。有一天,当他们离开又一次毫无结果的头脑风暴会议时,Shirley的同事Mack Flavelle转向他说:"我们应该把猫在区块链上。”
  • “你他喵的在逗我?”
  • "我不知道,"Flavelle说。"但我们应该搞清楚这个问题。"
Gharegozlou很快就给一个由四个人组成的小组开了绿灯,让他们花一个夏天的时间来从事创造网络假猫的奇怪项目。这个团队包括Kim Cope和Layne Lafrance,她记得自己辞去了在香港的工作,加入了Axiom。她飞到温哥华,在她的第一天,这个团队让她坐下来,说:"我们认为我们要把猫放在区块链上。"
“必须的!”Lafrance立即回答。"我们需要把猫放在区块链上。"
她有点像在开玩笑,但又有点不像。没有人真正尝试过这样的事情。拥有斯坦福大学生物科学硕士学位的Gharegozlou,喜欢这个把区块链建立在 "我们作为生物人所理解的东西 “上的想法。"分布式账本 "很无聊,但猫很有趣。而两个主流的加密货币项目,dogecoin和CryptoKitties,都是以狗和猫为基础的,也许这并不是巧合。
"我们相信区块链是未来——但区块链就像一堆1和0一样,"CryptoKitties的宣言当时这样说道:”我们不是要建立未来。我们试图用它来获得乐趣。未来就应该是喵喵喵的。”
2017年夏天,Shirley, Lafrance, Cope和团队快速将alpha版本带到了加拿大的黑客马拉松ETH Waterloo。该产品很粗糙。它有一个 "非常丑陋的前端",Gharegozlou回忆说。他们找到了一堆宠物小精灵卡片,在上面贴上猫的图片,然后把它们分发给黑客马拉松上的极客们,说:"嘿,这些是猫的收藏品。这就是宠物小精灵,不过是针对猫咪的。"
这里有一个微妙但关键的点:Dapper的alpha版本是在一个测试网络上,这意味着不涉及任何金钱。购买这些猫咪不需要任何费用。人们不可能通过它发财。Gharegozlou说:"没有上升空间,这些资产永远不会变得有价值。"
这些都不重要。或者说,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让人吃惊——黑客马拉松喜欢这些丑陋的猫。Gharegozlou说:"这是野火,"他在研究了最初的用户数据后,立即将团队从6人增加到12人。几天后,他又将其增加到18人。他们向2017年感恩节的公开发布冲刺。
然后他们堵塞了以太坊。CryptoKitties迅速走红,以太坊流量激增了六倍,网络堵塞,用户怨声载道。这只 "创世猫 "以113,000美元的价格售出,现在看来是很便宜的。如火如荼的销售被嘲笑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它。"所以,现在我们有的人用以太坊这种可以说没有什么实际效用的资产,来购买一种无可争辩的零实际效用的资产,"TechCrunch当时写道,”欢迎来到2017年的互联网。"
CryptoKitties给Dapper团队上了三个教训。
首先,最明显的,“以太坊无法扩展到大规模应用所需要的那种数量级。”Lafrance说。在我们的Zoom通话中,她恰在腿上放了一只小猫,几乎让人感觉是在演戏。(Lafrance仍然拥有测试网时代的第一只CryptoKitty。这只猫的名字叫 "第一个")。
第二个教训更隐晦一些,也可能更重要。“用户引导非常困难。”Lafrance说,”在尝试任何事情之前都要求人们上传他们的护照,这实在是一个太大的障碍。”
你必须在Coinbase上开一个账户,而Coinbase可能需要一个星期来审批你的账户。然后你需要从一个叫MetaMask的东西那里获得一个Chrome扩展钱包。"大多数不在这个领域工作的人都不知道Chrome扩展是什么,"Cope说,”对人们来说,这里面存在太多摩擦了。”而这还没算上以太坊复杂的gas机制呢。
第三个教训是:"人们对数字资产的前景以及这意味着什么感到兴奋,但他们不知道如何将其应用到他们的生活中,"Lafrance说。猫在一定程度上很可爱,特别是对于那些加密宇宙之外的人来说,可大多数人并不真正关心这个问题。
Dapper需要一些真正能产生联系的东西,一些更个人化的东西,一些人们已经知道并喜爱的东西,一些具有现有知识产权的东西。
一些像空中接力、扣篮、不看人传球以及拥有全球20亿粉丝的东西。
为构建 Flow而奔波
在Gharegozlou追寻NBA之前,他一直在构建一个他称之为”零散的小东西 ",而这个想法开始于它的童年。他出生在伊朗的德黑兰,他的家人在他六岁的时候搬到了迪拜,然后到巴黎读高中,再到斯坦福读大学。Gharegozlou说:"我从来没有在同一个地方生活超过六年,"他能说英语、法语、波斯语以及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
频繁的迁移意味着他不得不不断地把他的朋友抛在后面。他感到很无聊。"我当时想,让我上互联网,看看谁在那里。" 11岁时,他启动了他的第一个在线业务,那是在90年代中期,在AOL、即时通讯和邮件时代的早期。
这个孩子拼凑出了一个网站,分享关于狗的信息(他有一只爱尔兰赛特犬,并以此为灵感)。他在一个名为Amazon.com的新兴网站上添加了联盟链接。Gharegozlou说:"那还是早期,内容太少了,"他现在已经有了满脸胡茬和浓密的黑发。这孩子去了雅虎,在 "宠物 “专栏提交了那个关于狗的网页,并轻松获得了批准,而且因为竞争太小,"它会进入前十名"。
他的父母并不完全理解。
"我爸爸闯进我的房间,说:'你在干什么?你还在互联网上?你怎么能靠这个赚钱呢?‘ “ Gharegozlou说。他的父亲是一个白手起家的人,14岁就辍学,在街边卖口香糖来养家。老Gharegozlou将其发展成为一个餐饮企业,然后又发展成一个成功的进出口企业,Roham Gharegozlou说他的工作热情归功于他的父亲。"他只是不断地磨练。"
因此,11岁的Roham通过为狗、鸟、猫(CryptoKitties的早期预示),甚至是为迪拜、伊朗、巴黎等地方创建网站,不断进行磨练。"没有人知道我在上中学,"加雷戈兹鲁说,”因为那是互联网。"
这些早期的努力,最终将导致他推出Axiom,在那里他雇用了Shirley并扩大了团队,这将演变成Dapper Labs。很快,这种转变变得正式起来。在CryptoKitties一鸣惊人之后,Gharegozlou大胆地从100名Axiom员工中抽出50人,将其分拆为Dapper Labs,只专注于区块链。"我们实际上是把业务押注在了加密货币上,"Gharegozlou说。"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赌注。" 这让他的同事感到困惑。"在过去三四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的朋友一直在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嘿,你在做这个NFT的事情?疯了么?
Dapper Labs成立于2018年3月。4月,它开始寻求与NBA的合作,Gharegozlou认为这种合作是合理的,至少有三个原因:联盟的年轻球迷倾向于收看集锦,交易卡正在爆炸(与实体卡不同,Top Shots的智能合约让联盟从二次销售中获得分成),以及被广泛称赞具备”前瞻性 "的NBA老板已经接受了游戏。
"NBA、NBA球员和NBA老板对这些东西都非常精明,"Gharegozlou说。"他们看到了数字资产的游戏者心态,以及人们每年已经有接近1000亿美元的消费。"
Gharegozlou的团队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来完成与NBA的交易,但他说其中大部分时间是回答法律和运营问题。从客户和球迷的角度来看,"从第一天起,这就是一个大灌篮"。
概念是一回事。但是实现它是另一回事。Shirley, Lafrance, Cope——现在是这个星球上仅有的一些 "NFT老手”——明白他们必须克服他们从CryptoKitties学到的两个关键教训。1)使其规模化;2)使其简单化。
为了解决第一个问题,Shirley知道他已经退出了以太坊业务。他们在寻找一个替代方案。Shirley的团队阅读了100多份白皮书。他们与20个可能的以太坊替代品的团队交谈。"Shirley说:"但没有人在建立区块链时着眼于创造高质量、面向消费者的应用程序。
计划是使用一个现有的区块链产品。这就是他们想做的事。"我记得我向Roham承诺,我们不打算建立一个区块链,”Lafrance说。"每个人都在建立一个区块链。我们发誓我们会想出别的办法。"
然后他们建立了自己的区块链。他们建立了Flow。
Flow是为快速、可扩展和廉价而设计的。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们重新设想了区块链 "节点 "的作用。在以太坊和其他区块链中,每个节点都在不断验证系统的完整性。Flow将节点分成四个专门的工作:收集器节点、执行节点、验证器节点和共识节点。这使得它的速度大大加快。
批评Flow的人说它太集中了,但Dapper说它的团队现在控制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节点,而且这个系统是为更大的社区建立的。Shirley说:
”Flow不仅仅是为我们服务的,人们没有意识到的是,Flow是一个完全重新架构的区块链,而我们建立它的全部原因是我们希望其他人在它的基础上建立更多应用。”
而这正在发生了。
据Dapper称,现在有5000名开发者在Flow上构建,创建了Ballerz、Blockletes和Rarible等项目。嘻哈艺术家Method Man,同时也是一个漫画巨头,正在利用Flow推出一个名为Tical World的由NFT推动的 "漫画宇宙"。
至于费用?截至本文撰写时,以太坊的平均gas费用为128美元。Flow上的gas费用不到1分钱。
现实生活和数字生活
Flow解决了规模化的问题。但它从CryptoKitties学到的另一大教训,即令人头痛的用户引导问题呢?
Gharegozlou面临着一个决定。在2018年的这个时候,传统观点—实际上也是加密货币的整个精神--是项目应该采取 "非托管 "的方式来接收付款。用户应该保留他们的钱包和私钥的全部权力。”谁拿着私钥,钱就是谁的”。
Dapper走的是另一条路。
"这需要看起来像什么,并且感觉像什么?" Cope和她的团队问道。"在一天结束时,它需要成为一种仿佛已有过的体验。" 这意味着网上购物、电子商务。不像Mt.Gox那样的设计,而更应该是Apple那样的思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可以教你,我们可以带领你进入加密货币......但如果我一开始就把它推到你面前,那么我就直接失去了你这个用户,”Cope说。他现在是Dapper的平台产品负责人。
秘钥?不需要了?
信用卡?可以接受!(Dapper还提供了一种加密货币和非托管方式来购买和存储NFT;大多数人不使用它)。
在购买我的第一个Top Shot之前,我启动了我的秒表。从一无所有——没有账户——到打开我的第一个球星卡包,只花了2分45秒。这包括我选择我最喜欢的球队(休斯顿火箭队)、输入我的付款选项(信用卡)和启用双因素认证的时间。这几乎和在亚马逊上买东西一样顺利。我的入门包花了9.85美元。
包装本身很诱人,有一个小动画在晃动,召唤你去打开它。背景中还播放着音乐。然后你选择三张牌来打开——几乎就像你刮开彩票一样。我首先打开的是Andrew Wiggins的扣篮,然后是Fecund Campazzo的上篮,最后是 Kelly Oldnyk的扣篮。
这个用户界面的每一步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为了在设计过程中获得灵感,Top Shot的产品负责人Arthur Camara和他的团队疯狂地购买收藏品:棒球卡、口袋妖怪卡,甚至Tazos收藏品。在温哥华的办公室里,他们轮流打开包装,沉浸在用户体验中。他们在YouTube上观看了开箱视频。他们知道CryptoKitties没有 "令人惊叹 "的发现时刻。他们将解决这个问题。
例如,当你打开某些Top Shot卡包时,当这一时刻仍然是密封的,一个 "阴影 "出现在最珍贵的神秘卡上。"用户喜欢这样,”Camara说,这个细节的灵感来自于当你打开一包老式的交易卡,看到其中一张有不同颜色的箔纸,你会把那张留到最后。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Top Shot身上。经过广泛的测试,Dapper发现用户——就像在棒球卡的线下世界一样——把那个特殊的“引用”保存起来,作为值得品味的东西。
加密主义者可能会对这种保管方式感到担忧,但华盛顿奇才队的控球后卫Spencer Dinwiddie说,易用性是其快速被采用的一个重要原因。Dapper将高端技术与职业体育的吸引力融合在一起,以一种没有引发大规模消费者行为转变的方式。Dinwiddie通过电子邮件给我写道,"虽然区块链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新事物,但游戏是几个世纪以来在我们所有人的生活中发挥作用的东西。"
Dinwiddie(他推出了自己的加密货币产品,一个名为Calaxy的社交代币产品)非常喜欢这个想法,他成为了投资者。他的许多同龄人也是如此。Dapper的投资者不仅包括像Andreessen Horowitz和Digital Currency Group(CoinDesk的母公司)这样通常的区块链重量级人物,还包括前NBA球员Michael Jordan, Andre Iguodala 和 Kevin Durant。根据一项估计,Jordan和Durant在五个月内将他们的投资增加了两倍。
Dapper已经筹集了6.05亿美元,现在有341名全职员工,其中大约三分之一从事Flow的工作,三分之一从事Dapper钱包的工作,三分之一从事其不断增长的体育产品系列,包括与NFL、WNBA和UFC的合作。他们正在向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扩展。他们与包括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等蓝筹俱乐部的西班牙足球联赛签署了合作协议。为了说明规模,仅这两家俱乐部在推特上就有6100万粉丝,这比整个NBA的3500万粉丝还要多。
Roham不认为Top Shot是一个成品。这些时刻仍在继续发展。现在是Flow产品负责人的Lafrance说,该公司正在不断探索 "数字世界 "和 "物理世界 "之间的关系。在未来,这可能意味着许多事情(即元宇宙),但现在,它正从 "挑战 "开始,这些挑战与NBA的现实生活行动挂钩。
例如,在感恩节的第二天,Top Shot发布了一个挑战:如果你能将六个精彩瞬间组成一个 “集锦”,其中包括当天比赛中的前五名篮板手,那么你将赢得另一个包。突然间,你观看NBA的方式就改变了。想象一下,如果你有一大堆Top Shots,其中包括Clint Capela, Rudy Gobert 和 Nikola Jokic这样的篮板球中坚力量。在11月26日,你正在为你的球员进入前五名而努力。而从这到梦幻体育只需要一个小小的跳跃。
"创建一个阵容,或创建一个团队的概念......这是我们积极探索的东西,”Camara说,”我不是说我们明天就会推出什么,但我们积极探索这些概念。"
从字里行间来看(这只是我的推断),听起来元宇宙可能是路线图的一个重要部分。Lafrance承认,"当我们开始涉足元宇宙的话题时”,它可以促成创作者和粉丝之间的新关系,并促成她所说的全新商业模式的 "寒武纪爆炸"。
我并不完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话说回来,在创建CryptoKitties或NBA Top Shot时,没有人完全知道Gharegozlou的目的。Gharegozlou说,Dapper以两种方式参与了元宇宙,但并没有让猫离开袋子。"今天的元宇宙主要是封闭的,"他说,指的是Oculus或Roblox等平台。他希望Dapper能够帮助它变得开放。"开放的资产可以去任何地方,甚至进入封闭的世界,"Gharegozlou说。Giannis Antetokounmpo的Top Shot可以从Fortnite跳到The Sandbox。
第二种方式更耐人寻味。Gharegozlou说,Flow可以成为 "这些世界的一些底部平台"。Flow已经证明它可以轻松地处理NFT的扩展要求......那么为什么不让它为元宇宙提供动力呢?这可能正在悄悄地进行。例如,Matrix World的metaverse在以太坊和Flow中都推出了土地拍卖。
有可能从现在开始的数年后,人们会像我们现在看待CryptoKitties一样看待Top Shot:它是通往更宏伟、更深远的事物的一个小垫脚石。Dapper真正的杀手级应用会不会不是Top Shot,而是一个支持元宇宙的Flow?就像CryptoKitties是NFT概念的特洛伊木马一样,也许Top Shot将在一个新的虚拟现实中被广泛使用。
同时,由于一个给100多万人带来欢乐(或至少是娱乐)的产品,你完全可以相信,即Gharegozlou——以及Dapper的团队——在将加密货币带入主流方面比中本聪之后的任何人都做得更好。
即使不是每个人都完全理解它。